站长推荐

『老婆思春(完)』

  女性思春比一般男子还早,通常到了实际有过接触到异性後,才会有性感觉。
莉莉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男性的气味是在女中二年级,十六岁的夏天。
父亲是公务人员,收入虽薄,倒也生活圆满,莉莉是老大,有两名弟弟,全家五口,母亲慈祥、温和是个极罕见的和平家庭。
父亲恭介沈默寡言,有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叫罗伟源三。他们像是亲兄弟的交情,全家人也都很敬爱罗伟叔叔。
罗毅的妻子长得十分漂亮、温和。这是一个夫妻和乐、子女活泼可爱的美满家庭,令家庭不圆满的罗伟十分羡慕。
罗毅的妻子当然也十分爱着丈夫,可是内心中却暗恋着比较男性气质的罗伟。
主要是丈夫沈默寡言,无法看出女人的心事,自己的心事或意欲更无法令人猜透,於是夫妻之间彼此都互相隐藏着心事。
另外,丈夫虽然人长得斯文俊秀,可是比起罗伟那种刚阳果断、开朗又善解人意的性格,又令妻子觉得很遗憾,於是自从罗伟常常到家来後,妻子爱慕的情感更是与日俱增了。
偏偏罗伟的妻子不论长相、肉体上都没有什麽可以挑剔的,在其它生活细节上是个十足的悍妇。如果丈夫是乖乖牌的话就可以水火相容,可是火和油的两夫妻个性上,每天都是剧烈争吵的日子。
所幸他们夫妻一吵架,罗伟就逃到罗毅的家,妻子偶尔也会来找丈夫回去,每当夫妻吵架过後的那个晚上,妻子总要求罗伟竭尽性服务,搞得罗伟精疲力竭。
罗毅家成为罗伟的避风港,他对温暖的友情和优雅温柔的罗毅妻子真是留恋不已,可是午夜梦回,一想到:「娶到恶妻,一生穷困潦倒」他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虽然罗伟喜欢罗毅的妻子,但却不能有所作为,当然,女人也同样。
有一个寒冷的冬夜,罗伟的家又发生激烈的夫妻吵架,但是今晚奇怪的是,没有邻居或好事者出来看热闹。
吵架的原因是,罗伟出差回来得太晚,妻子生气,连杯热茶热粥都没有,而说实话的,他在进家中之前就欲火焚身,很想找妻子抱抱。
刚好他坐的车子人挤人,而对面站着一位女子,正好两人的屁骨靠在一起,每当车子摇动就更加紧密地贴一起,这是完全有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,罗伟也觉得十分不好意思。
罗伟在车箱内微暗灯光下,仔细一看,对方是位年约三十岁左右,十分有品味,而且漂亮丰满的女人,於是他向她道歉的说:
「对不起┅┅对不起┅┅」
对方红着脸,露出妩媚的笑容,令罗伟为之心动,而且女人的屁股贴住罗伟的身体,可是女人却没有退却的意思,反而内腿轻轻加诸抱住他的腰。
此时,罗伟突然欲火上升,他的男根本能地硬了起来,极度雄伟,赤硬几乎要穿破裤子般,加上车子摇动更令男人的淫情急速升高。
要出发到下一站时,车内的电灯突然熄了,车子停在两旁是大大片田园,因此车箱内一片漆黑。
世间真是淫欲放荡,男女的肉体关系更是随便。实际在那种环境之中,男女的肉体┅┅即使穿着衣服,只要面对面,发生欲情也是本能性┅┅
罗伟的隔壁是一位四十岁的中年少妇和一位三十岁右左的壮年男子,两人也面对面抱着,女人的手插入男人的裤子内,互相爱抚着阴部。
车子又用力摇起来,他的手几乎抓住女人丰满的双乳,到了要接吻的地步,罗伟火样般的脸颊,贴住女人雪白肩膀,两手挂在女人的两腕上。
女人若无其事地歪着头,看着身旁那位四十岁左右的妇人,於是她又故意把大腿张得更开,让罗伟的腰更容易顶住对方耻骨。
罗伟已忘却什麽叫做羞耻,此时罗伟的男根已怒赤硬举,龟头的尖端已经流出淫水。
如果二人共同裸体时又有此接触的话,从位置来说,男女的阴部应该是完全结合在一起。但他完全忘了场所和人群中,疯狂地解开裤子钮扣,拉出早已硬举的阴茎,并撩起女人的裙子。
虽然如此,女人还是继续和隔壁的人讲话。罗伟愈来愈大胆,他把龟头顶在湿湿柔软的玉门处,用力抽插几下,龟头已经被凹陷的阴户全根没入。突然他感觉刺激十分强烈。
抽送了几下,女人也迎合着扭摆起来,罗伟感觉女人的薄肉裤是一种障碍,他不顾一切地把肉裤拨下来,探寻着玉门。
玉门先前起就淫水如注的流出,此时阴门已经张得大大的正等待阳物,伸入两根手指在玉门口搓揉,抽插起来,女人也配合着扭摆。
罗伟从她的心理来看,他发现女人故意装作若无其事,主要是避开别人的注意力,从女人和隔壁的人谈笑风生,可是阴户却淫水汩汩流出就可见一班了。
罗伟此时已忍不住心里的搔痒感觉,他的手抽离女人的阴部。
「啊!」女人轻轻的叫了一声。
停止说话,看着罗伟,罗伟知道女人舍不得他停止搓揉爱抚,他立刻把手掌中接住的淫水抹在龟头上,撩起内裤,再度抽插起来。
龟头一面搓揉着女人那丰满、茂密阴毛的阴户,抽送摩擦之下,男根怒放。
女人停止谈话,似乎开始专心注意起来,罗伟追求秘宫的玉门,深插起来,接着女人似乎采取主动式的扭摆抽送起来。
就这样随着电车的摇晃一抽一插之下,两人渐都已到了高潮。
他可以听到女人呓语般呻吟声:
「啊┅┅好美┅┅」
「我也不行了┅┅再深一点┅┅」
「嗯┅┅啊┅┅」
「啊┅┅要丢了┅┅」
这种呻吟声,由於人车拥挤,吵杂的车上,除了相交的二人以外,是不会有人听见的。
终於结束第一次的性交,他拿出手帕擦了起来,此时旁边有人伸手过来,用力拉住男根,他仔细一看,旁边已经站着另一位女人。
黑暗之中,看不出女人的年龄,但是似乎是一位精力性欲绝伦的中年女人。
事实上,这位女人刚才就横侧用自己的阴部独自挤压着罗伟,罗伟由於疯狂地扭摆,并没有注意到。
罗伟想大概刚才二人性交的那一幕被她看到了,火样般燃烧的脸,偷偷看一下女人的脸,他看到女人露出苦笑,但不知是什麽意思,他想可能是,她也想和对面这位女人挑战。
罗伟想一旦拒绝,或许会惹来麻烦,所以罗伟露出「悉听尊便」的样子。
女人高兴地在耳朵旁用鼻子搓揉起来,并且用另一只手握住龟头,由於她的巧妙扭转,渐渐地,他的阴茎又再度膨胀起来。
虽然他刚才丢精过,可是他想向自己挑战一下,所以就用右手颈撩起女人的衣物,用手指探寻那秘宫上膨帐的深丘。
他一把握住阴毛,大致爱抚二、三次後,渐渐由山丘往下探寻。
早已探取等待架势,玉门一口气张开,扩充的左右门扉,灼热膨,从指尖上可以感受到,那是汩汩淫水流出的感觉。
接下去,他不甘示弱的用五根手指腹抚摸起女人的阴唇,不时地被阴门吸住,二根手指已深深地插入 内,女人呼吸加速,她边把弄着男根,边扭摆起来。
「我有点受不了,赶快插入,朝这里,不要婆婆妈妈的快┅┅」
罗伟终於在女人的协助下,朝着女人的方向旋转起来。
女人似乎已忍受不了般,快速的抓住他的男根,配合着自己玉门,然後调整臀部,旋转起来。
男根於是满满地被包住,十分放心般地用力吐气。
接着女人的大胆行为,实在令我刮目相看。她几乎无视身旁其他乘客,一副性饥渴已极般,像气喘般的喘声喷在罗伟的脸上,整个臀部的重量完全集中在男根上,然後像小便般的气势,扭动起来。
「啊┅┅五年没做了,啊┅┅太美了┅┅」
「啊┅┅太棒了┅┅我要丢了┅┅」
「自从家中的老公死了就没做了┅┅啊┅太美了┅┅」
上了年纪的女人究竟比不上盛年中的男人,可是罗伟心想对付这个婆娘,我岂可输掉,於是他更是大胆,猛力地上下左右摇了起来。
想不到这个女人,在性技巧上还真不是等闲之辈,她时而收缩,时而放松的扭摆方式,早已把罗伟的龟头夹得酥麻难忍了。
这时罗伟极度快乐之下兴奋得几乎忍耐不住了,他再也无法安静下来。
可是他死也不敢发「啊┅┅好美┅┅┅」等呻吟声,由於过度快感,只能咬紧牙根,不由得呻吟出「嗯┅┅┅」
那时,从前面传来声音说:
「欧巴桑,奶怎麽气喘这麽厉害呢?有什麽事吗?是不是做好事呢?」
原来是男人淫浪的谩骂声。
「不要乱说,我因为屁股痒,腰部扭动,感觉比较舒服,再等一下子就好了,再等一下子┅┅」
骂的人是老狐狸,可是回答的人也不甘示弱。
心脏强的老女人面不改色的继续扭着腰部至扭摆的姿势,配合着说话声音的大小、高低,十分有韵律。
罗伟一惊,睾丸收缩,好不容易伸长,膨胀的阴茎也萎缩起来,可是在女人有技巧的引导下,比先前更兴奋起来。
这样子一来,女人和周围的人都若无其事,似乎大家见怪不怪,懒得理会别人的私事。
女人再若无其事的呻吟说:
「啊┅┅你也真滑稽,摆得这麽用力,实在太美了┅┅」
「快┅┅顶高点┅┅啊┅┅美极了┅┅」
「啊┅┅嗯┅┅┅」
这位女人似乎心情意志肉体和性欲,四方面都配合得恰到好处,十分可以尽情发挥的女人。
罗伟疯狂地扭摆、抽送,瞬间抽送几下後,突然听到「嗯┅┅」,如泉注般的精液直射子宫,女人对着罗伟说:
「太棒了┅┅啊┅┅」
她小声地呻吟起来,全身力量松垮。
那时候,来不及处理善後,前面交合过的女人用力抓住罗伟的肩朝着自己面前说:
「你不可以再找别人,看着我┅┅我替你恢复活力,所以请再做一次吧┅┅」
女人的两手再度抱住罗伟的腰,旋转了起来,罗伟几乎叫了起来:
「平时,想要却被拒绝,但今晚不知为什麽,艳福不浅┅┅」
女人已引诱似的把罗伟的手引导过去,接触到的是先前留下的淫液。
罗伟不得已,先用手指尖触摸,接着换成两根手指不断搓揉,顷刻间,女人也急速地上下扭摆着。
「啊┅┅两个女人对付一个男人,这样子的男人,实在太厉害了┅┅」
罗伟知道只要一操作女人,很神奇地就会精力重现,距下车时间还有半小时,他迅速地把男根滑入玉门内,那时,突然电灯亮了起来,瞬间来不及抽回男根,而二位女人都清楚的注视着罗伟。
罗伟只能呆呆地站着。可是正等着享受的女人,依然无视旁边老女人的存,在她仍配合着火车晃动的速度,配合着扭摆起来。
就这样子大约抽送了几下之後,罗伟的脚、腰筋疲力竭般,连射精也不出来。
又不能慢慢来,因为不快的话,就要到东京车站了,於是草草地抽送几下,匆匆忙忙地收拾下车。
罗伟拖着一身疲累的身体回到家,又被妻子冷落,感到十分生气。
妻子骂着:
「为什麽,这个时候才回来,你死到那里去了,┅┅┅」
「奶怎麽可以这样子对待丈夫,起来,不要太瞧不起我了┅┅」
「你还敢说,你当什麽丈夫,这麽晚才回来。」
「奶说什麽?」
他气得真想杀掉妻子,气冲冲的换上睡衣,偷偷地潜入卧房,在饱受妻子几掌铁拳後气得把妻子压倒,不小心竟把妻子的睡衣撕裂了。
此时妻子那浑圆的大腿张得开开的,阴门露出惹火的淫浪姿态。
罗伟不由得发现自己恨得牙痒痒的,每天抱着腻死人的妻子肉体,这时看来却新鲜且艳丽,於是他内心的欲火为之迸裂。
妻子反客为主抓住罗伟既打又搔痒,最後哇哇大叫,每次吵架总是这样子闹得天翻地覆,不可收拾。
可是今天罗伟的心情特别不同,他索性一把抓起妻子的阴毛,并且十分用力拉扯,所以痛得妻子直叫着说:
「好痛┅┅好痛┅┅哦┅┅」
「快┅┅道歉┅┅」
「哼┅┅我要杀掉你┅┅啊┅┅好痛┅┅」
这回罗伟用一只手拨开衣领又抚摸又吸吮那丰满的乳房,然後再用一只手拉扯阴毛四、五次。
「啊┅痛┅┅」
罗伟不顾妻子的喊痛声,再用三只手指弄着大阴唇。
「啊┅┅痛┅┅哇哇┅┅」
「怎麽样,还不道歉吗?」
「我道歉┅请原谅┅┅」
妻子总是求饶後,再以厉害的方式报复,因此罗伟不敢掉以轻心。
今天是采新战术,首先让她痛过之後,发怒再把先前已膨胀得巨大无比的阳具用力顶在裂缝的中央。
「哇┅┅痛┅这麽用力┅┅┅┅┅┅突在好狠┅┅」
边说边消痛感,紧拉着是安全感,突然妻子温顺起来。
罗伟也放心多了,好像已经驾驭一匹难驯的马般,他笑着吸吮妻子的乳房,并用舌尖抚弄着乳豆,轻轻地扭摆抽送起来。
渐渐的,妻子也迎合着扭摆,开始浪声四起,时浅时深抽插不已。
妻子咬紧牙关,高兴地浪叫:
「老公┅救救我┅┅我快丢了┅┅」
「今晚奶不敢凶了吧┅嗯┅┅再来啊┅┅再来啊┅┅」
「你的精水喷到我的体内,那消魂的样子令我相当快乐┅┅哦┅┅不要拨出来┅┅太美了┅┅」
「那是电流┅┅阴愈强┅┅阳也愈强┅┅」
「那是┅┅什麽┅┅吵架吗?」
「嗯┅┅可能是!」
「明晚吵架後再做爱吧┅┅再一次吧┅┅」
「哇!请原谅我,我累死了┅┅」
「说什麽┅┅一次或二次┅┅」
「求求你,明天再来吧┅┅」
「什麽话┅┅你故意的┅┅」
说完抓住男根┅┅
「啊┅┅┅痛,感情好好,坏的话愈坏,不管怎样我已不行了┅┅」
有一个星期日罗毅和女儿莉莉和儿子太郎(才六岁)加上罗伟四人,坐三十分钟的电车到河边钓鱼。
罗伟从幼小就认识的莉莉,今天和她坐在电车上时,才发现已长得成熟丰满,令罗伟迷惑。
而且一想到去年冬天在电车中的游戏,突然心生淫念,但是自幼小就被叫为小爸爸的罗伟实在不忍心出手。
四个人来到有名的大河钓鱼,可是由於罗伟原本就不喜欢钓鱼,加上技术不精,所以一副无聊的样子,坐在一边,莉莉看来也觉得无聊,她说想吃桑椹果,所以要求罗伟陪她去采摘。
他们一起找,找到距河边二公里处,高约五百公尺左右的小丛林,莉莉说:
「小爸爸,这里好像有桑椹吧,我先进去摘,可是有些恐怖,你也陪我去好吗?」
罗伟的眼里这位从小就看着长大的女孩,早已从胸部、手腕等的丰满、细致上变成亭亭玉立了,他心中不由得为之动心。
恐怖的并不是野兽或长虫,而是亲近的人,可是莉莉并未发觉,他们深入丛林的内部。
丛林中,意外地发现树叶并不多,因此只要有桑果一眼就可以看到。
女孩子一看到就赶紧去采,并随即放进嘴内,少女白净的嘴唇被桑果的汁染成鲜红色,比抹口红更有魅力。
雪白的圆脸增加些许妩媚。
罗伟把摘来的桑果放入女孩的手提袋内。
罗伟对着女孩的背,再把女孩手中的桑果接过来放在女孩中的手提袋中,因此不时碰到女孩隆起的胸部。
同时,香甜的少女体味已挑起他的情欲。他不由得瞪着大眼睛看着被桑椹汁染红的少女裤子,当他正要接过女孩手中的桑椹放入女孩手提袋中,突然女孩柔软的胸部压在自己的胸部。
罗伟说:「哦,已满满一袋子了┅┅」
可是,莉莉并没有回答。
罗伟也紧紧地抱住对方,并用手尖探寻乳头,轻轻地爱抚那可爱的乳豆。
少女丝毫没有反抗,只小声的「嗯」,弓起背部缩头,满脸通红。
罗伟一只手爱抚少女的乳房,一手扶着少女可爱的脸颊,热热的接吻起来。
他们吻了许久後,罗伟一只手扶着少女的臀部,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身上,用力压紧後,再次热烈的接吻起来。
莉莉有生以来第一次和男人接吻,男性的唇味、体味以及乳房受到的爱抚,都令她感到一股神奇的电流流过,她闭起眼睛,脸热呼呼的,丝毫未加以拒绝地被罗伟抱着。
「莉莉┅┅生气了吗?」
莉莉轻轻地摇着头。
罗伟也许还有些良心,对此纯真少女的处女膜有些许不忍心就这样摧残了。
他抱在少女腰部的手,渐渐往下移,手终於停留在短裙内的三角裤上。
莉莉现在的身体是扭曲的,似乎有逃避的意思,头左右的摇动着:
「不┅┅不┅┅┅」
她叫着,但是像喝醉酒,脑中一片空白,无力挣脱。
罗伟是个刹那主义的男人,可是对於好朋友的女儿似乎有些不忍心污辱,可是自己也情不由衷的情况下失去了理智。
罗伟被少女清香的体味,以及弹性有力的大腿诱惑得情欲亢奋,而好像着迷般的莉莉,全身则摊软在罗伟的怀里。
罗伟顾不了一切的仁义道德,他伸手插入少女的肉裤,触摸到少女茂盛小山丘,就像馒头般的膨胀。
莉莉全身躺在罗伟的怀里,肉体受到爱抚般的快感令她酥麻不已,被罗伟插入指尖搓揉几下,加上未经男人插过的小 是紧闭的,再被搓揉几下後,少女开始喘气频频了。
分成二片的阴唇早已从裂缝中渗出汩汩的淫水了。
即将成熟的柔软阴唇已经相当勃起,罗伟可以从指尖上感觉到。
含着露珠般的玉门就像蚂蚁穴般,他只想用指尖去探寻就好,并不想强暴她。
因为罗伟深深疼爱这个自幼即认识的少女,加上欲火的刺激下,他虽爱但却强制压抑。
此时他已压抑不了情欲了,他脱下少女的肉裤,拉出坚硬如铁杆的男根,插入女人的股间。
「不┅┅不┅┅」
身体没有抵抗,可是却摇头,小声的拒绝。
但罗伟不接受。
他知道女人在第一次性交时,总会稍稍反抗,所以他想必须设法制止。
「莉莉乖,不要叫,在此被人看到,会有什麽後果?」
罗伟说完,少女不再抵抗了,像蔑幻般的亢奋起来。
罗伟把少女的腰抱在自己的腰部,脱下肉裤的带子,用手搓揉起来了。
罗伟不打算破少女的处女膜,主要是为了年轻少女的将来着想,加上即使不插入,也可以充份得到满足。
而且可爱的少女紧紧的抱住,只接触性器,就可以感觉到既充实和满足。
男根随扭摆姿势,龟头滑入柔柔嫩嫩的裂缝中,罗伟用男根的背面搓揉阴核和裂缝。
莉莉急促的呼吸喘气,瞬间啜泣的呻吟着。
那种呻吟声随着热烈的淫水涌出,更加深快感的程度。
「莉莉很快就好了┅┅┅再忍耐会┅┅┅」
「啊┅┅好爽啊┅┅要丢了┅┅奶明白吧┅┅」
「奶会流出些许东西┅┅啊┅┅好美啊┅┅」
莉莉默默地照着罗伟的话扭摆,毕竟莉莉已身体发充完成,似乎也懂得性感滋味了,她大量的流出淫水,拚命抱住罗伟的颈子。
男人从口袋内掏出手帕,频频擦拭女人的内股,自己也擦了几下,然後再吻一次,少女眼睛布满血丝,双颊红热,难得采摘来的桑果已被压碎了,把男女的衣服都染成一片通红。
第一次交合後,他们今天采摘桑果,并走出丛林,躺在田间小草堆上休息。
少女一句话不说,似乎仍陶醉在先前的性刺激中。
罗伟微做休息过後,感觉刚才站着交合实在有些不自然,愈想欲火再度燃烧起来,不由得的对莉莉说:
「莉莉,到这里来休息。」
莉莉被叫,但却没有回答,她不知道罗伟心里打算,持续做着刚才的美梦,男人也不知道女人在想些什麽?
叫了几声,莉莉还是没来,於是罗伟再度回到莉莉身旁,可是不知不觉有位农夫已经走回麦中除草。
我想已不能再回丛林玩了,所以他想不如在回家途中找寻机会,而且时间已不早了,必须早早回去。
就这样,他们一路亲亲密密的回到罗毅的钓鱼边,天色已略阴暗,当他们一群人到达车站时,夜幕低沈,由於车子十分拥挤,罗毅和儿子硬挤上车,可是由利和和罗伟却被抛在车外。
距下一班次电车还要等三十分钟,他们坐在寒冷的月台中等待,少女躲在罗伟的怀里取暖。由於曾有亲密关系,所以二人身体一靠近,就如电流般的反应,性感更加强烈。
罗伟用力抱住女人的腰部,他握着少女的手,突然感觉等待的时间怎麽一下子就到了,少女手拼命冒汗,不久电车已经进站了。
「抓着我,不要放手!」
停车的电车箱内也是满满的旅客。
没有乘客的入口处,二人手牵着手,上车去了。
罗伟选一个靠窗口,背对着乘客,手扶住栏干,用全身的力量抱住莉莉,让莉莉坐在他的腹部。
然後罗伟把窗户关起来,更是放心地把自己的男根随着车子的摇晃,顶在少女的臀部。
电车轰隆┅┅和摇动声音,混杂声和压力,而且在微暗的电灯光下,罗伟利用这是机会,将两手垂落下来,用力抱住少女的腰部,男根陷入女人的内股,又加上随着车子的摇晃之下,显得更自然,少女在尝过一次甜头後,已不再那麽害羞了,她两手优雅的抱在他的两肩下面。
「稍坐挺一点,把我抓紧一点,腿张开一些,臀部往前┅┅对对┅┅」
他小声地在少女耳边说着,少女以动作取代口头回答,撩起裙子,轻易地脱下内裤,并用手指尖探寻少女那清纯的秘宫,当他确定少女已发情了,就把自己的大阳具顶了上去。
扭摆了几下,瞬间热热的淫水流出来,是多麽酥痒的事呀!
少女似乎对於这种滋味也相当喜爱,她呼吸加速,十分兴奋地配合扭摆着。
虽然这是个公共场所,可是到了这时,不知是否疯狂的缘故,男人已不管一切的瞄准那令人消魂的 肉了。
少女也早忘了贞操等的问题,只是一再的享受那种快感,渐渐的到了高潮。
男根的尖端时时探索着玉门的裂缝,似乎阴茎已经没入裂缝,但是因为处女的肉 太小,又有一层顽强的薄膜防御着。
由於站立的姿势,斜斜地插入,所以对肉体的完全结合是最不利的姿态。
女人改变姿势,正面接受男根,虽然人潮汹涌,可是罗伟故意假装说:
「莉莉,奶晕车一定很难过吧,如果不舒服的话,不要客气,叭在我的肩上吧!」
其间不断说出好听的话,连罗伟本身也感觉十分感动自己的话。
莉莉两脚夹住他的身子,紧紧抱住他的颈子,此时,他的男根,配合着玉门的中央,少女的臀部缩成圆形。一声像切断带子的响声,他的大阳具已经滑入玉门内。
「啊┅┅┅痛┅┅┅」
「啊┅┅太美了┅┅请稍稍忍耐一下子┅┅」
再进一步就到达享乐的目的地了,痛只要稍忍耐就不痛了。
由於二人拚命配合着扭摆着,莉莉的玉门已经紧紧密密地包住罗伟那根粗大的阳具。
男女在此刻都感到一股强烈结合的快感,多少出点血和着大量的淫水使得摩擦起来更加刺激。
「痛吗?」
「嗯┅┅」
「感觉不错吧?」
「嗯┅┅┅」
电车剧烈地动摇,和转弯时离心力的作用,使二人的交合更是便於摇摆,终点就快到了。
罗伟压迫受不了,不断地摇摆。
「啊┅太美了┅┅┅又要丢了┅┅┅」
「我也一起丢┅┅┅太美了┅┅┅」
「太美了┅┅啊┅┅」
电车进入终点站,似乎进入铁轨的分叉点,显得更加剧烈。
罗伟配合着摇摆的速度,把仅剩的精水泄了出来,连妻子的份也丝毫没有保留┅┅┅
从车站出来时,罗毅已在月台处迎接。
「真是太麻烦你了,谢谢你,莉莉在混乱的人群中,多谢你的照顾,我才放心。」
罗伟听到好朋友的话,心中十分惭愧。


  

推荐都市

风格快捷搜索